龙8官方网站|客户端下载

复盘“气荒”:一场已被预见的供需失衡

2017/12/25 9:13:35??????点击:

“突如其来”的天然气短缺自11月起席卷国内,华北和长江中下游成为此轮气荒的重灾区。为保证居民用气需求,部分地区的工业用天然气供应被压减,湖南长沙甚至暂停了机关事业单位的采暖供气。

12月20日在上海举行的中国油气改革与发展高峰论坛上,复盘这场“气荒”成为众多嘉宾的主要发言内容。

此次天然气短缺的出现并非毫无征兆。

发改委价格监测中心高级经济师刘满平提及,今年9月起,各部委已经开始关注可能出现的天然气短缺,并制定了针对性措施。发改委每月公布的天然气产销统计数据显示出了潜在的风险。

今年前8个月,全国天然气累计消费量1504亿立方米,同比增长17.8%。在传统淡季的8月,天然气单月消费量甚至出现了30.4%的增速,预示着与往年截然不同的情形正在发生。此前两年,中国天然气消费量增长比例都徘徊在个位数,年增速不到7%。

进入今年秋冬季节后,国内天然气消费量继续攀升,11月达到了年内的最高值232亿立方米(约合7.7亿立方米/日),供需矛盾逐渐显现。


中国城市燃气协会理事长助理迟国敬提供的数据显示,目前国内的天然气短缺量为8000万立方米/日,缺口约10%。快速增长的需求是“气荒”出现的主因,“煤改气”带来的消费增量因而被多次提及。

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张玉清称,此次“煤改气”的力度之大,远超业内外预期。他提及,今年是大气污染行动计划的收官年,各级地方政府对环保越来越重视,力度非常大,应该说是层层加码。事后看来,这项以环保为主要考量的政策被认为缺乏统筹规划、存在一哄而上的情况。

但通盘来看,“煤改气”并非导致此次气荒的唯一因素,甚至可能也并非最重要的原因。来自发改委的刘满平表示,“煤改气”带来的天然气消费增量仅占到总增量的约六分之一。

中国石化天然气分公司副总经理谢丹提及,如果分析前11个月国内天然气消费的结构,可以发现增速最快的是发电、工业等部门,而居民用气的增速保持在正常范围内。他表示,在环保政策的推动下,发电用天然气的需求增速很快,而化工市场的好转,也促成了化工用天然气消费量快速增长。

本周回答媒体采访时,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也将天然气消费量快速增长的主要原因,归结于工业生产、燃气发电和化工等领域的用气需求增长,“煤改气”被放在第四位才提及。她披露的数据显示,今年前11个月,全国天然气消费量同比增长18.9%,比前五年平均增速高出8个百分点以上。

对于可能高企的天然气需求,供应端并非毫无准备。

中海油旗下的中海石油气电集团财务总监、总信息师金淑萍表示,今年“三桶油”都提高了天然气的供给量,同比增幅超过15%,较此前三年的增速高出约十个百分点。“三桶油”也在推动天然气管网互连互通工程,以确保联合保供。中国97%的天然气由这三大国有石油公司供应,这项措施在近期的保供过程中也发挥了相当作用。

但供应端“不可抗力”的出现,部分消解了“三桶油”的努力。在论坛期间,多位发言嘉宾均提及了天然气进口端出现的意外情况。

一位演讲嘉宾表示,自今年10月起,作为中国最为重要的管道天然气进口国之一,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进口量开始出现下降。

界面新闻记者获得的消息称,该气源的进口量下降幅度约为每天2000万立方米。

谢丹认为,今年冬天出现天然气缺口是可以预见的,但是很多客观环境的变化,以及此前制定的措施没有及时到位,导致了目前的短缺。

中国天然气储调峰应急能力建设滞后,是业内公认的短板。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张玉清提供的数据显示,中国地下储气地库工作气量为61亿立方米,仅占天然气消费总量的3%左右,远低于美国及俄罗斯17%的比例。天然气储气设施及管网布局不到位,使得气源应急调度的成效大打折扣。

中国城市燃气协会理事长助理迟国敬称,目前政府已经采取了挖掘潜力增加天然气产量、采购国际市场LNG现货等措施,明年1月后,天然气供应形势将会得到根本好转。